文嵇尧

这里一只渣渣写手~
欢迎勾搭么么♡

666

韫杉泣海:

这一幕迷之像寻找莉莉娅中小镇上的嘉年华哎!(゚o゚;;

图为宇宙小子漫画

图源p站 id.2442031(希望没有记错233)
'夜'
“呲——”

深夜的东京不同于白天时的繁华。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片沉寂。与其说是沉寂,倒不如说是死寂。每到夜晚,行人总是保持着同一种默契,互不出声。

如泼墨般的天空仿佛被黑布所笼罩,昏暗的巷子中更是让人两眼茫然,一片都看不清。

在参差不齐的路平面上,快速行驶而过的卡车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偶有几声风挂过的几声。

其余,皆是一片迷茫与昏暗。

没有声音,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并不存在。所有的景和街上行走的人,皆是无声,就像是无声电影中一一放过的片段一般,令人只觉枯燥乏味。

并不是怎样明亮的月光从玻璃窗内投射进来,照应在正在梦魇中的少女的身上。
被子被胡乱扔在一旁,少女不安的皱紧眉头,冷汗在少女的额角,后背,蔓延开来。嘴唇因贝齿紧咬,早已渗透出丝丝血迹,滑落嘴角,留下痕痕血红的
印记。

蓝发因汗水粘黏在一起,此时早已没了白天店里的那份端庄,只剩下不尽的不安以及那份无助。

「不...」

少女紧锁眉头,口中无意识的冒出这个字,算是锐利的指甲头深深的刺入了白皙的手掌心,滚落了几滴滚烫的血珠。

忽然,少女猛的睁开她那双足以勾魂的双眸,不停的大口喘气。背上的冷汗早已沁湿了她的那层薄衣,使得黏人的衣裳牢牢的贴在了背上。

察觉到自己只是在做梦罢了,少女不旦没有松口气,而是更加畏惧的将头深深地埋在腿间。

因为,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。

梦里,她总是处在一个无底的深渊,周围全然都是一片昏暗。且,只有她只身一人。

她很讨厌那种感觉。极其。

她曾经几次在噩梦中惊醒,在黑夜中哭泣。她曾经几次望着飘渺不定的薄纱窗帘出神。

「可恶」

房间里安静的,连声小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。

她渐渐平静了下来,身上滚热的气息逐渐散去,只剩下了冷汗流淌过的迹子,湿嗒嗒的腻。

少女的困意慢慢消退,独自坐在窗前,晚风吹拂过帘子,吹起的帘子轻轻的在少女的肌肤上拂过。

抬头仰望着苍穹里的一轮明月,少女眼里闪过一丝黯然。随即消失在眸子里。
她抬手似是想要抚摸那轮皓月,却奈何其高至入云,对她来说只是遥遥无期罢了。
罢了。

靠着墙壁,她陷入了思绪。

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起这个令她畏惧无比的梦?

好像是...从那天,自己以‘兔子’的身份与他交锋时,被他看穿的那一次吧。

想着,细细摸了摸还没痊愈的伤痕,嘴角扬起,却只有她自知,那是苦笑罢了。

她抬眸望向那轮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的明月,那一刹,她突然觉得,自己与他就是现在她与明月的距离吧。

明明触手可及,可两人的距离却愈来愈远。为什么呢...

想着, 缓缓收回素手。轻笑一声,起身走向浴室。
——fin——
#原创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