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嵇尧

松冈凛初任兼现任
严重cp洁癖,请勿ky!!!
如若发生,一定打爆狗头。
(随笔记录生活,写给自己。)

时隔数月再一次闻到我妈做饭炒咖喱的香味

有点晕乎乎

真好

我到现在还记着西安年初的那场雪。

围着白围巾那时还留着小马尾,站在奶茶店门口哈热气等奶茶,天黑的很早,不过六七点夜色就深了。暖黄的路灯投映下能看到飘扬的雪。说实话很像扑棱蛾子有点恶心,但是我真的挺怀念的。

路上很滑全结满了冰霜,为此早上进班时间有所延后。我坐在窗边,因为教室很闷,每天来了先开窗户。我就坐在那看着天色渐渐亮白,然后雪隐匿在日光里,再看着他暗淡,又醒目几分。

那会我们班群都没有,这个暑假才建了起来。大家都熟了,一起出去玩。可是我走了。又是一群陌生的人了。

我要是再早点遇见你就好了啊。

图是自己拍的,日落西山的时候内心忽然很有感触。
今天的晚霞很美 我很想你们。
2018.10.4
文嵇尧

When I’m away

I will remember how you kissed me under the lamppost back on 6th street

Hearing you whisper through the phone

Wait for me to come home

下了爷爷的摩托车走在街道上,迎面来的风微凉,想起跟妈妈之前一起在这条街走的时候两个人被热的不行。小城镇的天空很澄澈啊,染上了红橘色,很干净。凉风把头发都吹飘起来,虽然麻烦但是舒适。

再打开手机看看追番内容,心下是一惊。

原来这个夏天真的结束了。生活是否进入正轨我不清楚,像是被胡乱“塞”进了寄宿学校,真的好不适应。转学而来继而又在选择复读一年,仅是因为教材不一样。多么搞笑。

同班都称我作学姐,听来总是忍不住笑的。但现下默默回想起,却是恨不得让他们莫要再说。殊不知一个学姐的称谓给我背上了一个多大的包袱啊。

我害怕考的比他们差 ,一直以来我真的很顾及我的颜面做事。即便老师反复说不要为了面子学习。可是我做不来那样强大的人啊。受了挫折一笑而之,这样真的好厉害。我也想做到。

爸妈都去了外地。现在的日子很迷茫,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学习。每每想念爸妈鼻头都是一酸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爱哭了。到底是情绪的一直压抑还是矫情?

学校不允许带手机 ,感觉与世隔绝了。优秀的人太多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如果拿来一份鸡汤,必然是叫我竞争。可是我到底能争什么啊,我有什么可以争的。

不知道是不是莫名的优越感驱使着我,时常感到学弟学妹的幼稚与无趣。整日一副勾心斗角的模样,乏味极了。是心灵上的格格不入吗?

都说年少时光最怀念,可是并没有如此感觉。又或许是所谓的,身在福中不知福吧。

夏天结束了。到底有什么在变化着啊。我惶惑不安。
我祈愿夏天的热浪卷走我的荒唐。

真希望有朝一日,我能在做自己坚持的事时问心无愧的说上一句:这不是荒唐,这是自由。

明天就收假返校了,真是让人想要咒骂这学校的制度。

2018.10.3
文嵇尧
有感而写,或许是情绪的宣泄呢
写给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还要多少年后我才能去想去的地方。

草莓汽水:

第一次圣地巡礼
天气好得过分
岩美的大海真的非常好看
在海边时不时会有海鸥飞过
总是让我想起那只一直在掉毛从未被超越的神奇物种
时间仓促 没能去打卡更多的地方
抱着私心去看了真琴和遥遥的住处
剩下的就当为下一次的巡礼留个念想吧
在图4的荒砂神社许了愿
希望大家都能一直好好的

#自截自拼
重新排个版 看着舒服一点
我永远喜欢他  是心尖上爱的人

你果然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
我可是你的弟弟啊

哭爆 兄弟的感情真的感人呜呜呜无关cp爱情单纯看亲情真的喜欢这种感觉

呜呜呜呜呜终于从住宿学校放假回来了
泳裤完结都没赶上 得慢慢补了呜呜呜

纪念一下 开心的七夕

[宗凛]时间 上

·结局BE 无法接受的在这就停下吧。想写虐 甜饼吃多了

·灵感来自Dancing Line 中一首歌  时钟

·第一次尝试这类文 看上去会无厘头,还请包容了

·人物ooc算我的

·没有允许不可以二次搬运 虽然我知道文笔烂没有人会这样做 但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 十月末将入冬,许是身处地区原因,此时刮来的风透着潮湿,阴阴的。天空满被乌云遮着,喘不过气。松冈凛躺在地板上,双眼似睡却睁,他只是静静地听。终是落了雨,如豆大般的雨点敲打在窗上,夜色也顺着乌云渗透了下来,松冈凛不自觉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 “打在身上会很疼吧”他想。

     室内没有开灯,静谧一片。松冈凛在黑暗中极具艰难地撑起身子,身体的不适让他呼吸紊乱大脑发晕。他不知道此刻心跳的节奏是否正常,但他只想将那急促的跳动压下去。不再让他的胸口那般疼痛。松冈凛靠在床边,缓缓地长舒一口气,带着些许颤抖。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,或许只是普通的发烧感冒罢了。

     如此想着,他从枕头下摸索出香烟,叼在嘴中点燃了它。星星火光是极微小的,在黑暗中,在松冈凛眼中,它夺目万分。熟悉的烟草味涌入喉中,他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 今天是山崎宗介离开后的第一百八十七夜晚。他永远记得那个早晨。

     晨光微露,那是大雨过后的晴天。青草花香与泥土混合的清香绕着窗架盘旋入室,偶尔经过的公交车碾过路面发出声响。彼时山崎宗介因病痛折磨,原先强壮的体格也消减了几分。手背上针眼诸多,青色血管凸起可见。脸上的氧气面罩也是一带就是几个月,虽是被医生称作了“奇迹”。

     此时山崎宗介已出了院,在家中度过所剩无几的日子。松冈凛坐在床边牵起山崎宗介的手,十指紧扣。山崎宗介微扯嘴笑了笑。松冈凛在接收到这一讯息,也回以了他,露出了自己标志性的鲨鱼牙。山崎宗介愣了愣,这场景就好像是高中时的模样。他们还青涩的时候。

     山崎宗介喉头哽了哽,他感到视线有些模糊了。他努力坐直了身体靠在床板上,然后揭下了面罩。呼吸开始困难。松冈凛没有料想到他这一举动,看着山崎宗介的眼睛慌张地拿着那氧气面罩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 “凛。”山崎宗介开口说话了,声音低沉沙哑。 松冈凛感到鼻尖酸疼,但还是回应道“我在啊。”眼角酸涩不已。

     “你还记得..大三时我们一起看的那场比赛吗”他脑袋有些混乱“凛,在那里说过吧”松冈凛对于他接下来说的话仿佛已有了下章,他更加用力地握紧了对方的手,即使有稍稍疼意也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 “你说余生啊..一定要向上积极,不管是我还是你都要好好的努力”山崎宗介声音越来越低,握着松冈凛的手在抖动。“可是很抱歉,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...”

     “所以请原谅我这一要求的冒失吧,凛,请你也带着我这一份信念好好活下去”松冈凛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,他好想大声冲宗介喊他不要,他希望的未来是两个人一起。可是现在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口,回答山崎宗介的只有低低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 山崎宗介泛着凉意的指尖轻轻贴上了松冈凛的脸庞,他已经就要看不见了,爱人流泪的样子在他眼里模糊不清,他使尽力气去看凛,然后在最后的时间里,他贴上凛的唇。

 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 松冈凛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,用毕生最大的力气去拥抱他。暖阳撒在两人身上,猫咪趴在窗台眯睡,两人养了多年的盆栽沐浴着阳光,悄悄冒出新的枝丫。

     “混蛋。我也爱你啊”

     松冈凛掐掉了烟头,他当然会好好活下去。白日里他还是那副好胜的模样,比以前更甚,只是在深夜还是耐不住伤感。烟雾缭绕中,他看到些许光芒。松冈凛怔了怔,他没有感到害怕,而是将一句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 “神明啊,是你吗”

     恍惚中 他听到低笑。

TBC

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几把东西。
我是恶毒后妈本人对捂住呜呜呜